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调查研究
关于安徽、湖北省粮改的调研报告

  经济建设司   虞列贵 张学文 韩晓亮

  为落实国务院领导的批示精神,根据国务院粮改工作组的统一安排,由财政部牵头,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农业部、国家粮食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参加的粮改调研小组,于2003311日至17日,赴安徽、湖北两省,听取了两省政府有关部门的汇报,开了七个产粮大县的座谈会,并深入到基层粮站、乡村农户,就粮改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行了调研。现将有关情况和意见报告如下:

  一、安徽、湖北两省粮食流通体制改革进展情况

  安徽、湖北是我国粮食主产省安徽省2002年粮食总产量530亿斤,国有粮食企业收购粮食136亿斤,销售190亿斤,年底商品粮食库存222亿斤;湖北省2002年粮食总产量409亿斤,国有粮食企业收购粮食83亿斤,销售107亿斤,年底商品粮食库存156亿斤。两省财政负担较重,粮改遇到的困难较多,政府面临的压力也比较大。为了大力推进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两省认真贯彻国务院国发[2001]28号文件精神,结合本省实际,制定了具体的粮改方案。从调研了解的情况来看,两个省粮改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各项改革进程明显加快。

  (一)粮食购销市场化步伐明显加快。

  两省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市场化取向明确,改革成效显著。一是保护价范围逐年缩小,保护价水平逐年下调。安徽省,原来对小麦、玉米、中稻、晚稻等品种均实行保护价,到2002年,逐步放开了小麦、玉米等品种,只对中晚稻和优质小麦实行保护价收购,中晚稻保护价已下调至每斤0.50元。湖北省实行价外补贴后,实质上全省已经全部放开了粮食购销价格。二是两省都进行了粮食补贴方式改革试点,积累了经验。三是粮食购销市场经营主体日趋多元化。在安徽放开的两个县和湖北全省,已打破了国有粮食企业“一统天下”的格局,个体粮商、民营企业、粮食加工企业等均可直接入市收购,平等参与粮食市场竞争。安徽来安县除本县国有粮食企业收购外,还有200多家经批准的私商粮贩和外地客商设点收粮,活跃了收购市场。四是粮改市场化取向已深入人心,放开以后,由于多渠道竞争激烈,收购的服务方式和态度大为改进,安徽两个试点县农民的粮食大部分是在家中出售的,可选择的渠道更多了,农民满意。

  (二)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加快。

  在原来保护价制度下,农民种什么,粮食企业收什么,农民没有压力。放开后,农民的眼睛转向盯住市场,正如安徽省天长市城南乡代坎村种粮大户华福龙(承包耕地30亩)所说,“以前有个保护价,我种啥他收啥,而今保护不住了,市场上啥贵咱种啥”。安徽试点地区,农村种植结构调整明显加快,2002年天长市优质油菜种植面积比2001年增加15万亩,百合、榨菜、冬菜等经济作物比上年增加8万亩。来安县2002年全县优质水稻品种“丰两优”种植面积,一年增加25万亩,粮食企业收购“丰两优”稻谷2.1亿斤,收购价格比普通稻谷市场价格每斤高0.05元,农民增收1050万元。

  (三)国有粮食企业改革速度加快。

  湖北省国有粮食企业改革启动较早,1999年就开始对粮食购销企业进行改组、改制、分流人员。至2002年底,全省粮食购销企业由1998年底的1498户减少到674户,附营企业完成改制1596户(其中改为民营的1126户),改制面达96%。全省粮食企业现有粮食职工6.49万人(其中购销企业职工5.83万人),比1998年减少18.11万人,全省粮食企业改革和职工安置工作成效显著,为今后深化粮改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安徽省出台了《关于加快国有粮食企业改革的意见》(皖政[2002]8号),提出了国有粮食企业减员分流的“五个一批”,即:“自愿解除一批”,鼓励职工自愿申请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一次到位;“择优录用一批”,通过竞争上岗在本企业现有职工中重新聘用一部分;“内部退养一批”,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职工,一律实行内部退养;“协议保留一批”,不附合内退条件的,可以协议保留养老关系,到内退年龄时,办理内退手续;“逐步脱钩一批”,允许其在两年内寻找新就业门路,两年后依法解除劳动关系。至2002年底,全省已有79个市县出台了国有粮食企业改革方案,与企业签订终止或解除劳动关系合同的有6.4万人,其中有2万人已离开企业,其余人员待拿到补偿金后也将陆续离开。

  (四)国有粮食企业老库存粮食处理速度加快。

  湖北省对如何妥善处理国有粮食企业老库存粮食,进行了积极地探索。其主要措施:一是锁定老库存,全部划断。湖北省粮食、财政、农业发展银行联合组织,对20023月底之前的粮食,锁定数量、品种、时间,与新收的粮食划断,全省共锁定库存粮食176亿斤,将这批粮食逐步消化;对2002年以后收的粮食,完全由粮食企业自负盈亏。二是制定措施,奖励销售。省确定具体的压库任务,分解到市(县)。按每斤原粮补贴差价0.05元的标准,补贴销售锁定库存粮50亿斤。另拿出500万元对销售压库成绩大的地区、企业和人员进行奖励。补贴资金和奖励资金从粮食风险基金中支出。由于措施得力,2002年实际销售老库存粮食70亿斤,超额完成了年度任务。安徽省也加大了促销力度,全年销售粮食190亿斤,销大于购54亿斤。

  (五)粮食补贴方式改革试点初见成效。

  安徽省在来安、天长两个县进行试点,将粮食补贴直接兑现给种植粮食的农民。以来安县为例,具体操作办法是:1、以县为单位,按改前的四年保护价收购粮食平均数量,确定享受补贴的商品粮总量为3.24亿斤;2、按保护价与市场价的差价,确定当年的补贴标准为5.5/百斤;3、按全县商品粮总量3.24亿斤,占全县农业税计税常产总量6.93亿斤的比重,确定补贴系数为0.466(为防止兑付超额,实际按0.455兑现,天长市按计税常产和计税面积各占50%的权数确定补贴系数);4、按全县统一的补贴系数、补贴标准乘以每个农户农业税计税常产量,将补贴分解到每家每户;在农户交纳农业税时,将粮食补贴直接抵扣农业税,或在交纳农业税的同时领取粮食补贴。补贴政策一定三年不变(每斤粮食的补贴标准根据市场粮价一年一定)。补贴资金的来源为粮食风险基金,2002年来安县开支直补资金1781万元,天长市开支2215万元。折算到种植面积,每亩补贴在2526元,占应交农业税的50%左右。

  安徽省试点方案报经国务院批准,方案考虑比较周到,准备比较充分,工作细致扎实,乡财政所按规定的时间,设点到村,逐户兑现,规范操作,效果比较好。对直补方式,农民满意、政府满意、粮食企业基本满意。具体体现:1、农民确实得到了实惠,增加了收入。我们在农户调查看到,每家每户都有两份通知书,一份是《农业税交税通知书》,上面把农户应税面积、计税常产和应交税额写得清清楚楚,另一份是《粮食补贴通知书》,上面把农户计税常产、享受补贴的粮食数量、补贴标准和应补贴额也写得清清楚楚。农民交农业税时,带上这两份通知书,乡财政所干部到村办理收税和兑现粮食补贴。来安县采取抵扣办法,天长采取的是先交农业税后领取粮食补贴现款的办法。两种办法比较,先交税后领取补贴,给农民现钱,农民记忆更深,对政府给的好处感受更直接。我们到来安县询问农户,有农户说没有拿到补贴,后来从家中找出票据证实,确实拿到了补贴,因为钱没从手上过,农民自己记不清楚了。到天长县农户家调查,农民都能清楚地说出来领了多少补贴。原来我们担心,对农民给现钱,乡村干部克扣,钱到不了农民手上,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天长县死把一条原则:让农民明白应交多少税,应领多少粮食补贴,谁交农业税,谁领补贴,乡财政所直接对农民办理,村干部不参与。安徽两个试点县2002年农民人均收入比2001年增加70多元,其中有4245元是粮食直补增收。来安县半塔镇农户吕宣兵家,计税耕地面积为7.1亩,应交农业税410.4元,2002年享受粮食补贴额为214.5元,补贴额占应交农业税的52%。农户吕宣兵认为,采用这种补贴方法,农民对国家给的实惠,看得见、摸得着,十分满意。2、有利于保护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直补后,农民得到实惠,提高了两个积极性:一是种粮积极性。来安县出现了外出打工人员回乡种地的现象,4000亩过去的“撂荒地”重新被农民领回耕种。二是种植优质高效品种的积极性。直补后,来安县优质水稻推广速度快于往年,农民种植优质稻面积占水稻总面积50%收获的水稻在市场畅销,且价格高于常规品种5分钱/斤,较好地解决了粮食生产重产不重销,重量不重质的问题,实现了生产的良性循环。3、巩固和完善了农村费改税成果,农民只能在交税的同时享受到国家粮食补贴,调动了农民交税的自觉性;按计税常产或面积计算补贴,交税越多,得到的补贴越多。4、促使国有粮食企业真正走向市场。从放开后粮食企业经营看,如果剔除历史包袱负担因素,新收的粮食基本上能做到顺价销售,遏制了亏损不断增长的势头。天长市田庄粮站,2002年按市场价收购稻谷1800万公斤,已销售800万公斤,平均每斤实现盈利0.02元,预计今年新粮上市前,余下的1000万公斤能顺利销售,预计能实现盈利72万元。

  湖北省在沙洋等17个产粮大县进行了粮食价外补贴试点,具体做法是,粮食企业按市场价随行就市收购,农民凭粮食企业的售粮凭证或粮食企业与农户签订的合同,领取每斤粮食3分钱的价外补贴。具体兑现方式又有两种,一是由粮食企业在收购时将补贴补给农户;二是由乡财政所将补贴兑现给农户。这种方法,农民只有把粮食卖给粮食企业,才能享受国家粮食补贴,有利于粮食企业控制粮源,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农民的利益,但同时也给个别粮食企业、职工伪造售粮凭证,套取国家补贴提供了可乘之机。湖北省政府通过调查,了解到目前补贴方式的弊端,正在研究新的方案。

  (六)农业发展银行在积极探索新的贷款方式。

  粮食收购价格、粮食购销市场放开后,对粮食企业收购的非保护价粮食,农发行是否应提供贷款支持,贷款对象是否能从国有粮食购销企业扩大到个体粮商、民营实体、粮食加工等其他粮食市场经营主体是粮改过程中面临的新问题。安徽、湖北两省农业发展银行对贷款政策如何调整进行了积极的探索。除坚持“以销定贷、以效定贷”外,还探索了“双结零”办法、“限价贷款支持”办法等。“双结零”办法,即年度结束,粮食购销企业用农发行贷款资金收购的粮食库存、企业的贷款专户余额均要为零,也就是当年收购的粮食必须卖出,当年借的收购资金年末必须归还。“限价贷款支持”办法,即农发行确定一个收购价格,高于该价格部分,农发行不予贷款。从两省的情况看,粮食收购资金基本得到了保证。当然,这些新的贷款方式还有其不尽完善的地方,需要进一步改进。

  二、对粮食市场化改革,主产区最关心的几个问题

  在湖北、安徽省,我们召开了省级有关部门参加的座谈会,还下基层两次召开了有7个主产县参加的座谈会,就深化粮改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市场化是下一步粮改的方向,早放早主动,但也有人对市场化之后可能出现的问题表示担忧,其中最关心的有以下几个问题:

  (一)关于保护种粮农民利益问题。

  粮食是我国农产品中的主要创收品种,在主产区,种粮收入还是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近年来,随着保护价范围逐步缩小,保护价水平不断下调,农民的种粮收入不断下降。湖北省中籼稻1997年保护价为每百斤60.26元,2000年下调至48.73元,2002年收购价放开后下降至48.70元,比1997年下降19.2%。在目前仍执行保护价的地区,由于部分收购企业执行政策走样,采取扣水扣杂等形式变相克扣农民,农民实际得到的利益也达不到保护价。据湖北省农业厅测算,2000年全省粮食作物平均亩成本收益率仅为1%,早稻为-25.6%,小麦为-46.3%,粮食亩减税纯收益为3.26元。2002年收购价格每斤又降低了3分钱,种粮亏本的现象已很普遍。调研组不要地方陪同,独自走访安徽省来安县城西乡代坝村、半塔镇、天长市六庙村,湖北省江陵县白马寺镇黄淡村、沙岗镇林市村等乡村多家农户,总的印象是种粮农民收入低,生活艰难。个别种粮大户稍好一些,每年收支相抵后略有节余。一般的农户基本没有节余,有的甚至收不抵支,要靠外出打工来贴补家用。如何保护农民利益是粮食主产区推行市场化改革,首先要解决好的一个问题。保护种粮农民利益最好的办法是对农民直接补贴,但从安徽试点情况看,因目前主产区粮食风险基金绝大部分已被现有库存粮食利息、费用补贴所占用,对农民直补没有资金来源,推行不下去。

  (二)关于农民“卖粮难”的问题。

  安徽、湖北两省,2002年没有出现卖粮难的问题,但是,试点地区没有出现“卖粮难”,并不等于主产区全面放开后,不会出现“卖粮难”。粮食主产区放开后,国有粮食企业走向市场,自主经营,收与不收没有国家政策的硬性约束,在丰收年景,粮食多的时候,国有粮食企业有可能不积极收购。私商粮贩,受利益驱动,有利就一哄而上,无利可图则消失得无影无踪。加之受仓储能力、收购资金等条件的限制,收购量也有限。在市场放开后,农业发展银行贷款风险增加,为了规避风险,农发行贷款会更加谨慎。但另一方面,农民出售粮食又是季节性地集中上市,如果粮食不能及时变现,下季生产没有资金,生活也受到影响。放开后,如果市场上粮食多,农民售粮与收购的矛盾可能会凸显起来。在粮食主产区座谈,一些政府领导,特别是粮食主管部门担心放开市场后,出现农民“卖粮难”问题。

  (三)关于国家粮食安全问题。

  前几年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加之实行保护价敞开收购政策,目前的粮食库存比较充盈。但主产区粮食放开以后,随着各地销售压库政策的实施及财政对超储库存补贴政策的逐步取消,粮食库存数量必然大幅下降。近几年,随着退耕还林、农业种植结构调整,我国的粮食种植面积不断减少。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有很大差距,目前,由于农民种粮的比较收益相对较低,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不高,粮食生产领域的科技投入、资金投入不足。基于上述因素,主产区有人担心放开后,如果不采取措施,我国的粮食安全会出问题。湖北省潜江市的同志以本市为例,提出粮食安全问题不容忽视。该市粮食种植面积已由原来的45万亩减少到2002年的24万亩,下降了46%,由于种植面积减少,粮食产量下降,粮食主产区提供的商品粮食大幅度减少,潜江市粮食商品量最高峰为4亿斤,2002年为0.93亿斤,下降了76%

  (四)关于国有粮食企业“三老”问题。

  主产区的粮食企业,为稳定国家粮食市场、提供商品粮源、执行保护价政策,做了很大贡献。由于多种原因,国有粮食企业也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安徽省粮食购销企业现有职工8.14万人;商品粮食库存222亿斤,如果按20033月份市价处理,将发生亏损30多亿元;待处理的老帐107.3亿元(不含1998年新增挂帐中财政贴息的挂帐,下同),每年负担利息5.7亿元。湖北省粮食企业改革,先行一步,1999年开始改革以来,已分流人员18.11万人,现有粮食职工6.14万人(其中粮食购销企业职工5.83万人);老粮食库存156亿斤,如果按20033月份市场价处理将发生亏损20多亿元;待处理的老帐97.7亿元,每年需负担利息5.2亿元。此外,湖北省分流人员缺乏资金,采取上岗交纳风险保证金,用此款支付下岗人员补偿金,全省收取上岗风险保证金4.52亿元,用于支付下岗人员补偿金3.09亿元,这也是一个潜在的隐患。粮食企业的“三老”问题,已成为困扰主产区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难点问题。调研组深入到安徽天长市田庄粮站,湖北省江陵县白马粮食购销公司、沙市区岑河粮管所调查,这些企业的干部职工最担心的是“三老”问题。他们表示,推行市场化改革后,“三老”问题不解决,粮食企业很难成为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也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湖北省沙市区岑河粮管所,20032月底有“老帐”3471万元,每年利息201万元,该企业锁定老库存后,2002年经营粮食单算账,在支付工资等费用后,实现利润近10万元。如果老挂帐利息不要企业负担,该企业还可以生存下去,如果背上利息包袱,企业举步维艰。

  (五)关于农业发展银行贷款问题

  在座谈中,地方政府、粮食企业、农业发展银行对粮食市场化后的收购资金贷款问题,有担心和顾虑。地方政府担心,农发行贷款条件过高、要求过严,粮食企业收购资金不能及时、足额保证,造成农民“卖粮难”。粮食企业担心,粮食收购资金得不到保障,收不到粮食,经营搞不起来,企业生存困难。农业发展银行则担心贷款安全问题。一是已贷出去的资金安全。据湖北省农发行统计该省大部分贷款被挂帐、亏损、不良资产占用,回收的难度很大。一些企业在改制和分流人员过程中逃废债务,处置资产,使农发行贷款面临极大风险。二是市场化改革后,价格随行就市,农发行放出的贷款又面临市场经营风险,如何解决好企业收购资金需要与确保贷款本息回收这一对矛盾,已成为农发行系统亟待研究的课题。

  三、深化主产区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建议

  在座谈过程中方方面面都认为,安徽、湖北省粮改工作有突破性进展,有这样的局面,关键是国务院的两条政策起了决定性作用:一是省长负责;二是粮食风险基金包干。这是下一步深化粮改必须坚持、不能动摇的基本政策,也是这些年粮改积累的宝贵经验。国务院领导反复强调,市场化是粮改的根本方向。包括安徽、湖北在内的一部分粮食主产区,粮改已向市场化方向迈出了扎实的步伐,取得了可喜的成效,这步棋只能向前走,不能松懈,更不能后退,否则,前功尽弃,代价很大。考虑到粮食主产区情况有差别,一部分暂不具备市场化条件的主产区,可以继续执行现行的粮改政策。根据国务院领导的指示精神和调研了解的情况,我们认为,主产区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应坚持“市场取向、区域推进、坚持包干、省长负责”四条基本原则。

  “市场取向”就是充分发挥市场在粮食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放开粮食收购价格,放开粮食购销市场,在两放开的同时,调整粮食风险基金补贴方式,实施对农民直接补贴。主产区粮改坚持市场化取向,已成为政府、企业、农民的共识。在一定程度上,地方政府、农民要求更为迫切。在湖北荆州召开的座谈会上,地方政府一致同意放开,并说,早籼稻放开早籼稻活了,棉花放开棉花活了,粮食放开根本不用过多地担心。粮食部门和企业尽管对放开有些担心和顾虑,但也认为放开是必然趋势。在这种情况下,粮改政策要与时俱进,适时调整,否则,农民不满意,地方政府不满意,国有粮食企业也不满意。

  “区域推进”就是这次主产区粮改不搞全国“齐步走”,按稻谷产区、小麦产区、玉米产区,由南向北,依次推进。我国现有商品粮库存3750亿斤,其中10个主产省2915亿斤,占78%,国有粮食购销企业职工现有133万人,其中主产省84万人,占63%。如果主产区齐步市场化,老库存竞相投放市场,老人竞相推向社会,市场和社会都无法承受。首先在主产稻谷的湖南、湖北、江西和安徽四省推进市场化,其理由:一是消费稻谷的南方和东部沿海省份,早已实行了市场化改革,稻谷的市场发育较早,市场条件优于小麦和玉米。二是四省以市场化为取向的改革速度较快,湖南全省实行了对农民直补,湖北实施了价外补贴,两省实际上已经放开,安徽对农民直补试点积累了经验。三是四省近几年处理老库存力度大,人员分流较多,老包袱相对较轻,改革难度较小。四省现有老商品库存607亿斤,平均每省只有152亿斤,比小麦省少114亿斤,比玉米省少351亿斤。四省国有粮食企业在职职工29万人,平均每省7万人,较小麦省少2万人,比玉米省少2万人。

  暂不实行市场化改革的地区,仍继续执行国家现行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有关政策。根据本省的实际情况,逐步缩小保护价收购的范围,降低保护价水平。要加大粮食企业改革力度,采取有效措施,做好粮食企业减员分流、改组改制工作,积极创造条件,在条件成熟后,再推进粮食购销市场化改革。

  “坚持包干”就是坚持中央对省粮食风险基金的包干政策不变。现行的粮食风险基金政策要作为一项长期的宏观经济政策措施坚持下去。中央和地方财政应筹措的粮食风险基金,要作为预算必保的重点支出项目,每年都应及时、足额到位。这次市场化改革,目的是建立新机制,使现有的补贴资金使用更有效率,使农民得到更多的实惠,地方政府不要打粮食风险基金的主意,也不要有依赖中央的思想。

  “省长负责”就是继续贯彻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省长负责制,各省根据本省粮食生产、市场发育、企业改制、“三老”包袱等具体情况,考虑社会、市场及本省财力的承受能力,统筹规划,制定具体的改革方案。

  在坚持上述原则的基础上,针对主产区特别关心的问题,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推行对农民直补,保护种粮农民利益。

  保护种粮农民利益,最有效的方式是对农民直接补贴。在任何时候,国家都要有保护价,但不能作为企业收购价格,而是保护农民收入的“影子价格”。把市场价格与“影子价格”的差价,通过对农民直补方式,直接兑现给农民,使农民售粮收入达到保护价水平。我们建议,在进一步总结完善的基础上,在全国推广安徽省的做法。

  推广对农民直补,要注意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补贴资金来源问题。粮食补贴资金来源只能是粮食风险基金,这种补贴方式改革,仅仅是把原来保护价收购政策下,国家通过流通环节向农民支付粮食补贴,改为直接补给生产环节,直接向农民兑付。各省的粮食风险基金至少要有一半左右用于对农民的直接补贴。二解决好补贴如何与种粮挂钩问题。粮食补贴实质上是国家通过财政手段,调控粮食生产的一种方式,不能完全等同于农民收入补贴。安徽目前的做法,是按农村税费改革核定的计税常产或计税田亩,向农户兑现,不与粮食产量或收购量挂钩。标准核定后,不管农户种什么,是否卖粮,国家都给予补贴。这在粮食供过于求的情况下,能很好地引导农民调整种植结构。但是在粮食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安徽目前的做法,就需要调整,采取恰当的方式,将补贴与种粮挂钩,以引导农户多种粮食。

  (二)采取有效应对措施,防止出现农民“卖粮难”问题。

  主产区全面市场化后,为防止出现“卖粮难”,必须解决好三个问题:一是允许多渠道进入粮食市场。从安徽试点的情况看,由于市场化改革后,政府大力促进粮食市场主体的多元化,市场中收购方之间竞争能使广大农户受益。来安县先后批准了近200家私商粮贩和外地客商到本县设点收购,粮食收购的方式和服务态度,较以前大为改进。安徽省天长市田庄粮所,2002年收购粮食1800万公斤,大部分都是粮管所职工到户收购。二是解决好粮食收购资金。农业发展银行要进一步总结完善“以销定贷、以效定贷”、“双结零”、“最高价格贷款支持”等现行办法,积极探索新的贷款方式,调整现行贷款政策,努力解决好确保粮食收购资金供应与贷款资金安全的矛盾。三是解决好仓容问题。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有的地方企业改制缺乏资金,就大量变卖仓库,这种做法应引起高度重视。从总量上看,我国粮食仓容是偏紧的,不能一方面国家花巨额国债建库,一方面毁损仓库。农民粮食是集中上市的,收购的粮食必须要有足够的仓库装,除少数边远装粮不便或无粮可装的闲置仓库可以变卖处置外,好仓库应该保护,保护的最好办法就是让这些垄断在国有粮食企业手中的仓库,面向全社会服务,提高使用效率。可以考虑对国有粮食企业的仓库资产,进行重组。组建粮食仓储公司,对全社会粮食经营者提供粮食承储服务,这样既可以解决私商粮贩没有仓储条件问题,也盘活了国有资产,还有利于农业发展银行实施对贷款实物的监管。通过这些措施,为农民生产的粮食寻找有效的出路,就不易出现农民卖粮难的问题。

  (三)完善粮食储备体系,保护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粮食储备体系包括中央粮食储备和地方粮食储备。中央粮食储备粮权属国务院,由中央储备粮垂直管理体系负责对其进行管理。承担储备的中央直属企业,专职保管储备粮,不允许搞商业性经营。实施市场化改革的省份,也要建立必要的粮食储备,地方储备粮的管理也应与经营分开。粮食储备的职能就是调控粮食市场,稳定价格。建立完善储备体系是保证国家粮食安全的有效措施。通过储备系统对粮食的吞吐,来协调解决农民“卖粮难”与“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另一方面要加强对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保护,一是要保护好基本农田,保护耕地不遭破坏,这是一条红线,不可逾越,要有具体措施,要纳入地方领导的政绩考核;二是增加投入,保护和改造粮食生产设施;三是不断提高粮食生产的科技水平,提高粮食生产率。

  (四)加强国有粮食企业改革力度,提高市场竞争能力

  推动主产区粮食市场化改革,国有粮食企业改革是关键。国有粮食企业改革的关键是减员分流。由于历史原因,国有粮食企业普遍人员过多、包袱沉重。安徽省,粮食购销企业现有职工8.14万人,如果按人均月工资500元计算,每年仅工资支出就有4.9亿元,这不包括企业负担的保险、医疗及离退休人员的工资等费用。2002年安徽省粮食销售量为190亿斤,每斤粮食要有2.6分盈利才能保证基本工资发放,而企业的费用开支中,工资还只是一小项。因此,国有粮食企业不减员,企业就不可能生存下去。

  从调研的情况看,企业减员、改革的压力虽然很大,但办法还是有的,一些企业还是摸索出了可行的路子。安徽省试点的来安县半塔粮站兴隆分站,改革之前有388人,20032月底在岗职工79人,已安置富余人员309人,其中:自愿解除劳动关系的152人,办理退休的51人,内部退养30人,协议保留30人,逐步脱钩46人,在岗的79人均是通过竞争上岗,择优录用。企业对自愿解除劳动关系的152人,按规定支付一次性补偿金216万元,人均14210元。企业支付的216万元补偿金的来源是:省财政按每人5000元,拨付补贴款76万元;职工房产折价抵顶20万元;上岗人员交纳风险金44万元;从米厂、油厂借用76万元。由此可见,只要企业认真想办法,财政再根据财力给些支持,粮食企业改革中最难办的“老人”问题,还是有办法妥善解决的。兴隆粮站通过改革,解决人员压力后,2002年收购粮食7000万斤,每斤粮食实现销售毛利0.03元,毛利总额210万元,可实现净利润80万元。国有粮食企业的仓储保管条件、业务技术水平、多年形成的销售客户网络等都是个体私商无法相比的。正如该粮站负责人所言,经过改革以来的努力,粮站职工增强了信心,看到了希望,如果下一步老帐、老粮的问题,国家能够出台政策逐步解决,国有粮食企业还是能够走出困境的。

  (五)省长负责解决国有粮食企业“三老”问题。

  国有粮食企业的“三老”问题,既有政策性因素,也有企业经营不善的因素。不管成因如何,“三老”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也是进一步深化粮改不可回避的问题。解决国有粮食企业“三老”问题,必须要由省长负责。其原因:一是2001年国务院28号文件规定粮改实行省长负责制,这条原则不能动摇;二是长期以来,按政策应由中央负担的责任已落实到位,中央补贴已及时足额拨到了地方;三是“三老”问题十分复杂,都是一些陈年老帐,不容易核实清楚,加上各省改革进展不平衡,有快有慢,有先有后,如果中央统一出台政策,任何一个小口子,最后都会演变成无底洞。因此,必须把解决“三老”问题的责任,放到省里,调动省级人民政府的积极性,由省长负责,统筹解决。中央可以出台一些扶持政策,帮助进行改革的省份渡过难关。中央的扶持政策包括两项:一是处理老库存产生的差价亏损,允许挂帐;二是改革初期粮食风险基金不够用的,经国务院批准后,适当借款。至于“三老”问题如何解决,建议由省人民政府负责。

  (六)调整粮食风险基金的用途,统筹解决改革资金不足问题。

  按现行政策规定,粮食风险基金主要是用于保护价库存粮食的保管费用及利息补贴、地方储备粮的利息费用补贴。如有节余允许用于消化陈化粮差价亏损、消化粮食财务挂帐等粮食方面的开支,不准挪作他用。但是从这次调研情况看,政府、部门及粮食企业都建议在市场化之后,对风险基金的用途作适当调整,其理由:一是粮食风险基金的主要用途应调整为保障对农民的直补资金;二是粮食企业改革启动资金没有来源,安置企业下岗职工、处理98年以来新产生的挂帐、消化老库存粮食都需要钱,由财政另行安排比较困难。

  因此,在坚持中央对省的粮食风险基金包干政策不变的前提下,为了支持粮食市场化改革,对粮食风险基金的用途,建议作适当调整,总的原则是对省级人民政府包干,由省级人民政府统筹用于粮食方面的开支,指导性的使用方向:一是用于安排对农民的直补资金,要保障有一半左右的风险基金用于对农民直补;二是用于消化“三老”包袱方面的开支。

  在改革开始的前几年,改革资金不足的,省政府可用以后年度粮食风险基金作担保,报经国务院批准后,允许从农业发展银行借款,用于推进改革,借款用以后年度节余的风险基金归还。这种方法实质上是把以后年度的风险基金提前使用。采用这种借款的方法,一是可以加大省里的责任,降低改革成本,由于借支的资金,省里要在以后年度归还,省里会自觉压低改革成本,堵塞漏洞;二是集中资金解决了“三老”问题,进行对农民直补,为市场化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实质上是提高风险基金的使用效率;三是先锁定老包袱,用2-3年消化老库存,腾出风险基金,又可用于消化老帐,逐步走向良性循环,把粮食企业从“三老”包袱中解脱出来。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邮编:100820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